砥礪鉆研成就礦山“大工匠”
  • 來源:
  • 瀏覽次數:
  • 527 次
  • 時間:
  • 2019-06-12 16:42


       我叫劉廣壇,高級技師,現任鄭煤集團白坪煤業公司技術主管,“劉廣壇大師工作室”負責人。

       扎根礦山30多年來,我用樸實的行動堅守心中的夢想,用執著的追求詮釋無悔的人生,從一名普通電工成長為“感動中國十大礦工”“中原大工匠”。我發明了40多項科技成果,其中一項獲河南省科技進步一等獎,兩項獲得國家專利;帶出了擁有100多名青工的技術團隊,其中一半以上是大專、本科畢業生;40多項技術革新項目成果,在100多家煤礦推廣應用,每年創造效益數億元。

       人要不斷地學習,學了就用,用了就不會忘

       1986年,我高中畢業后來到鄭煤集團大平礦,在好奇中一腳踏進了讓我終身熱愛的機電管理專業。現實工作中我發現自己基礎差、底子薄,于是一邊跟著師傅學,一邊報考了機電一體化專業函授學習。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電話還未普及,礦上有緊急事都是通過大喇叭喊。我至今記得礦廣播站高喊“劉廣壇跑步來調度室,下井處理機電故障”。短短幾年,我已經逐漸掌握了常用機電設備的性能、原理、故障排除方法,跑步進入了機電管理方隊的前列。

       我還想再進一步,跑到集團公司優秀電工的行列。1989年,我以全礦第一名的成績參加集團公司機電工技術比武,奪得第三名。

       上世紀90年代初,煤礦機械設備已開始進入科技升級階段。礦上新進一臺MG100/240采煤機,啟動器由過去的磁力啟動改為真空啟動。原有的機電維修技術面臨著新的挑戰。于是,我借來別人去煤機廠學習時用的圖紙資料,不會就問,連續多日廢寢忘食地學習鉆研,逐漸成為這方面的行家里手。

       2014年,我考取了機電工高級技師資格。

       “人要不斷地學習,向書本學,向身邊的人學,在實踐中學。學了就用,用了就不會忘。”我經常這樣說。這種學以致用的態度,一直延續至今。

       搞發明哪有不作難的

       1997年,我被調到米村礦生產科。在井下我發現,炮采工作面刮板運輸機經常出故障,致使設備運行出現錯誤動作,這不僅會造成停產,還是個安全隱患。經過查找分析,我確定是設備遙控器的問題。我當時已經開始接觸數字技術應用,經過反復思考突然來了靈感:“能不能發明一個替代品,讓那些不會說話無故罷工的機器,按照人的意愿為礦井服務?就叫‘遙信儀’!”一想到在工作崗位上可以干出這匪夷所思的事業來,我就感到血脈賁張,精神振奮。

       可讓我始料未及的是:自己“下崗”了!“下崗”后我來到鄭州打工,雖然離開了煤礦,但是“遙信儀”一直縈繞在我心頭,一有時間我就頻繁光顧新華書店,從中汲取知識。

       2000年,礦上通知我回礦調度室上班,負責機電技術管理。在調度室那幾年,我有時間集中學習,研究“遙信儀”有了很大進展。

       2005年冬天的一個晚上,我在進行耐高壓試驗,連續兩個小時試驗都很正常。凌晨3時,絲絲喜悅很快被沉沉的倦意替代。剛躺下一會兒,就被劇烈的“噼噼啪啪”聲驚醒,原來實驗室著火了。火被滅后,我發現房頂、墻、地都被熏黑了,就連我也成了黑人,除了眼睛、牙齒是白的,像剛下了一班井上來似的。看著被燒毀的價值幾萬元的設備,我當時就蒙了,擔心被礦上開除。

       “做試驗哪有不失敗的,設備燒毀了,礦上再給你買。”十幾年過去了,礦領導鼓勵的話猶在耳畔。經過四年多不懈努力,我在研究遙信儀的基礎上終于研發出“數字遙訊器”,現已在全國100多家煤礦投入使用,為安全生產發揮了積極作用。這是我的第一個發明,也是我獲得的第一個國家專利,它更像是一個開啟我創新發明模式的按鈕。

       2007年年底,我被調到白坪煤業公司。2010年我在井下發現,運輸機開停信號還是用擺動礦燈、人力喊話的原始手段,存在著極大安全隱患。當時我就想,能不能利用礦燈發出無線信號,遙控運輸機呢?在公司和科室領導的大力支持下,我與同事一起制訂方案,利用國際上最先進的Zigbe技術原理進行研發。因不懂英文,我就請同事將資料翻譯為中文。研發過程漫長而艱苦,經過不懈努力,我攻克了一個個技術難關,最終發明了“YSTK—I型可移動式運輸機停(開)控制器”。這項發明填補了國內該領域的一項空白,獲得國家專利,不僅在鄭煤集團推廣應用,還推廣到義煤集團、焦煤集團和山西晉中集團公司等50多家煤礦,每年可為社會創造效益數億元。

       2013年,我在井下發現,傳統的綜采工作面供電系統存在很大的弊端,直接制約著煤礦安全生產。我就想,能不能改造一下,把設備撤到巷道外面,在巷道內僅用開關進行操作。于是,我開始搜集大量資料,研究遠距離供電方案的可行性。在技術攻關的關鍵階段,我干脆把實驗室搬到了家里,常常鉆研到凌晨三四點鐘,端過去的飯菜,熱了好幾次都顧不上吃,人瘦了十幾斤。經過反復演算,我用一年時間完成了綜采工作面遠距離供電供液系統設計。該項目每年可為企業節約資金1000多萬元,不僅獲得省級科技成果一等獎,還獲得國家專利。目前,這項發明成果在鄭煤集團及其他企業被廣泛推廣應用。

       發明的成功,使我的創新熱情愈發高漲,緊緊圍繞煤礦安全生產我又先后發明了無線網絡控制器,能在平地控制井下任何一臺電氣設備的啟動與關停,節省了勞動力,保證了安全運行;設計了水泵智能化自動控制器,代替了人工操作,減少了勞動力投入,提高了功效;制作了井下機載瓦斯電源不間斷控制裝置,在瓦斯超過設定數值時自動斷電,保證了礦井安全生產。

       多年來,我圍繞煤礦生產實際,不斷解決在工作中發現的問題,取得了40多項技術革新項目成果,不少成果都應用到礦井安全生產中,產生了很好的社會和經濟效益。

       “搞發明哪有不作難的,但看到這些發明對礦上有用,能省好些錢,值!”這是我經常對同事們說的一句話。

       傳承中砥礪匠心

       過去說,教會徒弟餓死師傅,我不信這個。井下有什么問題,只要他們能解決就不會影響生產,這對企業是好事。他們通過提高技術,本人待遇也提上去了,在城里買得起房,生活得到了改善。這樣,我為企業培養了人才,他們又學到了技術,我也有了時間,一舉多得,這叫多贏。這些年來,我將培訓育人、傳承技藝當成自己的使命,一批又一批年輕人在學習中不斷成長,逐漸成為礦上的中堅力量。

       雷莉濤是白坪煤業公司綜采預備隊機電班班長,剛參加工作時連圖紙都看不懂,我就手把手一遍遍不厭其煩地教,讓一個半路出家的外行,對機電技術從不懂到懂再到熟練掌握,最終成長為技術骨干,挑起了該隊的大梁,并在集團公司舉辦的技術比武中脫穎而出,獲得三等獎,還代表河南省參加了全國綜采維修電工技術比武。

       歐亞偉,西安科技大學研究生畢業,來到白坪煤業工作后主動拜師、潛心學藝,在我的精心指導下,短時間內就全面掌握了綜采工作面機電設備性能。后來,因為家庭原因離開了白坪煤業公司,但正是那兩年的學習,讓他回到西安后,很快應聘到西安某區古城墻改造辦公室,負責聲光電控,月薪萬元。

       姬亞強,白坪煤業綜采隊副隊長。由于最初學的是采礦專業,轉學機電有些吃力,我就針對他“量身定做”了一套學習方案:從實操檢修延伸到理論知識。這種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的方式,讓姬亞強很快接受并成功理解運用。

       張向威、梁海峰……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了我的學習團隊。2013年,白坪煤業公司成立了“劉廣壇大師工作室”。如今每周一、周三下午下班后,我都會為青工們義務授課。近幾年來,我已舉辦培訓班30多期,培訓職工500多人次,一批批技術骨干在我的培養下走上了班組長、科隊長管理崗位。

隨后,我們又依托車間和區隊,建立了兩個維修創新基地。礦上還專門下發文件,由我擔任機電設備維修鑒定專家小組副組長,對所有設備的維修嚴格把關,能夠內部修理的絕不外部修理。

       近年來,“劉廣壇大師工作室”累計完成小改小革273項,依靠科技進步創效達8600多萬元,有力助推了企業脫危解困。

       如今,跟著我學習的職工也有了自己的發明,綜采隊機修車間班組長薛東強就是其中的佼佼者。由他自主設計制作的水槽折板機,改變了以往制作一個水槽需要先做一個模具的費時費力費料的現象,只需量好尺寸,按下按鈕,就可輕松制作水槽。他的另一項革新發明是一種小巧的翻碴機,能將煤碴升到兩米多高的位置進行自動翻倒,有效減輕了職工勞動強度,提高了工效。

       近幾年,不斷有人找到我,許以高職務甚至幾十萬元的高薪。煤炭行業形勢不好時我確實心動過,可最終還是堅定地留了下來。這些年來,白坪煤業公司給予我每月2000元津貼,支持我搞創新發明,這讓我有了安全感和歸屬感,我在煤礦發明創新的勁頭更足了。

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與河南工人日報網無關。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、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網友評論:

用戶名: 認證碼: 看不清?點擊更換
特別聲明:發表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

關于我們 | 廣告業務 | 聯系我們 |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
Copyright? 2011-2013 HNGRRB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
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電話:0371-65865763

豫ICP備11015328號-1   河南省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:01201600003

本網站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
豫公網安備 41010502002213號

2019114六合图库